爱游戏:CNCSaga:采访路易斯•卡斯通

来源于德国C&C玩家站点CNCSaga

你们是如何想到创建Westwood的?
当时布瑞特•斯帕里和我只是想找个足够关心我们的游戏的公司。建立Westwood就是为了营造一个可以让自己随心所欲的环境。布瑞特渴望事业上的成功,而我则更喜欢享受每一天的工作。

《命令与征服》是一个名副其实的里程碑。你们是如果想到制作这么一款游戏的?当时你们的最终制作费用是多少?
《沙丘2》大获成功后我们就开始制作C&C了。具体费用我记不请了,好像是200万美元。当时这个预算可不低了。制作完成C&C花了2年半时间。【对比一下,EALA时代从来没有哪款C&C的制作超过18个月】

把一切都交给EA是个很艰难的决定吧?你们是否觉得这个决定是正确的?
我们在1992年把Westwood卖给了维真。后来维真连带Westwood一起被Viacom买走了,随后Westwood又被单卖给了EA。出售Westwood的时候我们无权做出决定,但我们都认可EA或是微软,只有它们两家有实力收购Westwood。最终,布瑞特和我都得到了不错的补偿,而且我们还维持住了98年EA收购时整个Westwood的团队成员。【所有才会有了Samuel Bass这种从《沙丘2》测试员爬到C&C4制作人的砖家】

如果C&C世界仍旧在你的掌握之中,你会如何延续下去?
我肯定会做得有所不同的。Irvine团队【当时的WW太平洋分布所在地】当时很喜欢其他游戏里的某些机制,所以开始了《红色警报2》,而延续到C&C4的时候已经被另一个不同的设计团队改得面目全非了。

对于命令与征服15周年你有什么最记得回忆的事吗?这期间你最开心和最伤心的事分别是什么?
C&C1的巨大成功,《泰伯利亚之日》所取得的成就,《红色警报2》和《尤里复仇》带来的游戏性,在我看来都是亮点。我也非常喜欢C&C3的画面和特色,但前三件事才真正是我个人的里程碑。

如果庞大的项目和如此巨大的社区是如何同时出现的?你对当前的形势有何看法?
庞大的游戏背景总会有相应的生命力。维真在全世界有许多天才的员工,他们造就了C&C在全球的成功,而EA培育壮大了社区,没有功劳也有苦劳。C&C已离我远去了,我不能大言不惭的声称该如何为这条大船掌舵。我想最后一章缺乏足够的资源而成了个半吊子是件令人遗憾的事。我认为C&C是业内最强大的品牌之一,理应获得更加深度的开发。

与EA的合作对你,对Westwood,对命令与征服有何影响?
EA一直一来都是一间伟大的公司。对于C&C和经费问题我们之间可能有过分歧,但我还是要说,他们提供大量的支持。【德国老一心复仇,卡斯通委婉护主】

你回考虑重新与粉丝们合作吗?如果合作,会是什么形式?会对现在的状况有何改善?【德佬说话越来越冲了】
我们从最初就一直保持了与C&C玩家群体的接触,一直在努力获得他们的反馈并用来促进我们的事业。

现在你还与C&C世界相关联吗?
说实话没有,不过如果有关于历史的问题,无论何时何人,我都乐意效力。

现在社区处于危难时刻:能为他们说些什么吗?
你们都是了不起的粉丝。发挥你们邮件、论坛和社区的力量吧。全世界社区的声音可以让像《辐射》那样的经典复活。坚持下去,不要抛弃自己的信仰。

你还在玩命令与征服吗?或者说游戏已不是你的兴趣所在了?【火药味】
我很喜欢游戏,但最近实在是没时间去玩。我们刚为PC平台制作了一款游戏Instant Jam,它快忙死我了。【10个访谈里有8个这么回答】

你其他还玩什么吗?
我玩纸牌,也进行一些诸如高尔夫、滑雪之类的运动。

最后你对社区还有什么要说的吗啊?
衷心感谢你们长久以来对C&C系列和Westwood的支持。你们做出了巨大的贡献,我也希望你们能够成为我的新项目的粉丝。【……】

你怀念在Westwood的时光吗?
当然怀念。

如果你能穿越回到第一款C&C制作时,你会改变什么?
我会增强代入感。我一直觉得第一款C&C为PC带来了战场指挥的革命。我觉得我们在个体带入方面有些偏离了。

开元app开元app开元app开元app强力球彩票

No Comments

Leave a Comment